全国免费热线:400-0144-319

开展户外教育 传播生态文明

一、生态文明建设呼唤户外教育


党的十七大报告做出“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战略部署,提出到2020年把我国建成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家。建设生态文明,归根结底是人的文明,离不开对生态文明高素质人才的培养。需要切实加强对生态文明的研究和教育,在全社会广泛传播和树立生态文明的科学知识和价值观念。


文明是反映人类社会发展程度的概念,它表征着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水平。生态文明是人类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积极改善和优化人与自然的关系所积累的物质、精神、制度方面成果的总和。生态文明是人类社会继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的又一个高级形态,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胡锦涛总书记明确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实质上就是要建设以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基础、以自然规律为准则、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根据我的理解,生态文明建设应包括四方面的内容:


(1)建设繁荣的生态文化;

(2)建设完善的生态制度;

(3)建设发达的生态经济;

(4)建设良好的生态环境。


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是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在本质上是对工业文明的生态化改造。




生态文明与以往的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相比,具有以下四项特征:


第一,和谐性


“和”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所在。建设生态文明,就是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从根本上改善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积极发展人与自身、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第二,绿色性


生态文明在本质上是一种绿色文明。通过生态文明建设,将整个国土建设成为山青水秀、森林资源丰富、生态环境优美、人与自然和谐美好的绿色家园。


第三,持续性


可持续发展理论强调一种既能满足当代人的需求而又不对满足后代人需求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模式。工业文明所体现的经济增长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有极限的发展模式,而生态文明则是一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第四,高效性。工业文明有诸多弊端,不是真正的高效。生态文明建设将极大地保护自然生产力,提高社会生产力,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显著提高社会综合发展的高效性。



正因为生态文明拥有这样一些鲜明的特点,所以在其教育的形式和内容上也必然带有一些与以往教育的不同之处。我认为,生态文明教育应该更加重视户外教育,其理由如下:


其一,户外教育有益于培养人对自然生态系统的真知


自然界永远是人类的一本鲜活的、生动的、多姿的、读不透的教科书,它常被称作“无字天书”。记得在黄山顶上,有个碑刻写着“大块文章”。从书本上得来的关于自然界的知识是很不全面的。而且由于受到人类的长期过度干预,今天的自然界与以往的相比早已面目全非。古人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毛泽东同志也说,实践出真知,“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变革梨子,亲口吃一吃。”自然生态系统,它的结构是复杂的、功能是多样的,同时又是随着时间、空间的变化而千变万化的。对它的认知和感受也会因人而异。有许多事情说不出来,但可以体会得到。所以,生态文明教育应该加强户外教育活动,让广大师生到大自然里去教、去学,去认识,去实践,去亲身感受。


其二,户外教育有利于培养人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善心


自然是人类的依托,森林是人类的摇篮。人类所需的一切,包括衣、食、住、行,甚至所呼吸的空气、喝的水,无不源于自然界。自然界是无私的,它大德无言、化生万物。正所谓“天地之大德曰生”。以森林为例,森林对于人类社会可以发挥经济、生态、社会和文化等多种效益。这就是森林的价值,森林之善。然而,相对于人类无止境的欲求相比,自然界的承载能力又是有限的,森林的生产功能、生态功能等在一定条件下又是有限度的。如果超过了一定限度,自然界和森林的生产机能和生态功能就很难恢复。所以,这要求人们要善待自然,对自然要有爱心,要讲求生态伦理。正如管子所云:“修火宪,敬山泽林薮积草,天财之所出,以时禁发焉”。“山林虽近,草木虽美,宫室必有度,禁发必有时。”也就是宋代哲学家张载所说的“民胞物与”观:“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要达到这样的境界,需要人们走近大自然,融入大自然的怀抱,亲身感受大自然对人类的恩惠,培养对自然界的发自内心的感恩与爱戴。




其三,户外教育有助于培养人对自然生态系统的美感


在培养起了对自然界的真知和善心的基础上,还要进一步培养人对自然的美感,激发人们对自然之美、对生命之美、对造化之美的赞赏、歌颂与崇尚。当人们来到自然之中,就仿佛置身于一幅广阔的山水画卷,将自己与自然融为一体,达到忘我的境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通过审美而悟道,进而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和提升。在我看来,毛主席的《沁园春·长沙》和《沁园春·雪》,就是两篇描绘自然美的代表之作。人们可以欣赏美,反过来也可以创造美。通过“道法自然”,人们可以运用美的规律进行艺术创造,构思并建设出一个“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人与自然和谐的美好家园来。难怪我们新中国的第一任林业部长梁希先生如是说:“无山不绿,有水皆青,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绵绣,把国土绘成丹青,新中国的林人也是新中国的艺人。”生态文明建设,需要一大批生态美学家、生态艺术家,而户外教育的天地就是培养他们成长的摇篮。


可见,户外教育与传统的户内教育相比有许多独特的优越性,它不仅是加深人与自然沟通交流的有效途径,也会更加有益于师生的身心健康。生态文明教育应该将户内教育与户外教育很好地结合起来,在有条件的地方还可适当加大户外教育的比重。


二、欧洲国家对户外教育的重视


执行国际合作项目中,使我有机会了解欧洲国家在户外教育方面的一些进展情况。户外教育已成为欧洲国家研究和发展的重要领域,它对于传统教育是一种根本性的变革,对于培养人们的生态环境意识起着难以替代的重要作用。




(一)芬兰


芬兰不仅是经济发达国家,也是林业发达国家,林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考察芬兰从赫尔辛基到土尔库,沿途所见处处被森林所覆盖。芬兰森林总面积为2 002.9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65.8%,人均森林面积3.9公顷,是欧洲人均林地最多的国家。


在土尔库,我们考察了Ruissalo岛——芬兰第一个城市国家公园。参观了公园中的植物园,Matti Yli-Rekola教授陪同考察,并与中方专家交流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问题。在这里我们看到植物园里保留有许多古老的橡树,也看到这里的温室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和树木。这个公园,不仅可供市民游憩娱乐,也是土尔库大学学生实习的场所。公园的管理者们将生态维护、休闲服务与教育、科研很好地结合了起来。


(二)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共和国,位于欧洲波罗的海沿岸,面积4.52万公顷。工业在经济中占主导地位。爱沙尼亚的主要森林类型为针阔混交林。森林覆盖率由1993年的42.5%,增长到目前的55%。


首都塔林的城市森林建设非常壮观。站在电视塔上,看到塔林城市中间和周边地区有大片的森林郁郁葱葱,让人赞叹不已。城市附近的森林公园建设也很有特色。考察给我们的总体印象是,爱沙尼亚的森林公园不仅是公众休闲旅游的场所,是人与自然交流和沟通的去处,也是增进大众森林文化、生态伦理意识的基地。爱沙尼亚人民十分热爱森林,开发和培育森林已成为爱沙尼亚人民的文化。


在爱沙尼亚我们首次看到,在大学里提倡对大学生实施户外教育的情形。在爱沙尼亚生命科学大学,有一位女青年教师向我们介绍了她们的户外教育新尝试,指出了户外教育存在着诸多优点,也代表着未来教育的一种方向。在某公园,Eddi Tomband教授,给我们作了一次生动的关于地质变迁、植物分类等知识的教学活动,使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三)瑞典


瑞典的林业发达,尤其是森林工业,在国民经济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世界上也处于领先地位。瑞典森林覆盖率为57%,森林总蓄积量和总生长量不断提高。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导游带着我们游览了瑞典皇家公园Ekostadsparken。公园里路两侧上百年的椴树格外引人注目。同时,据导游介绍,在公园里植物材料的配置除了很规则的巴洛克风格外,还依照中国园林的风格近自然地种植了许多种树木,针阔叶树种相搭配,以形成景观的多样性。此外,公园中还专门保留有大片的草坪,供游人歇息和日光浴。现今,斯德哥尔摩城市的原工业区有不少进行了改造,新增加了不少绿地。


瑞典的户外教育也呈现出方兴未艾之势。我们参观考察了Nacka的自然保护区和环境教育中心。在生态型城市建设方面,这里不仅理论上先进,而且技术也越来越配套和成型。为了给子孙后代保留充分的发展空间,实现可持续发展不再是理论上的呼唤,而是包含着一整套可以操作的技术体系。


在瑞典海滨城市Malmö,我们参观了屋顶绿化示范和研究中心,生态建筑示范小区。从中了解到,瑞典在屋顶绿化的技术方法研究方面,已较成熟。生态建筑充分体现节能型、环境友好型的特点。我们还参观了城市工业遗弃地上面的森林植被恢复。经过十几年的植被生态恢复,原来的工业遗弃地已彻底改变了面貌,上面长满了当地的和引种的乔灌木树种,已成为市民假日休闲观光的好去处。



(四)德国


德意志民族是一个将自己称为“森林部落”的民族,他们与森林有着与生俱来的情结。《格林童话》,是由德国民间文学家格林兄弟用毕生精力创作的一本儿童文学作品。它以幽默轻松的语言、想象丰富的情节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它反映了德国古老的文化传统和审美观念,字里行间无不透着淳朴的自然美。许多篇章所描述的故事大都发生在森林里,或者与森林有关。如:《森林中的三个小矮人》《十二个猎人》《狼和狐狸》《山雀和熊》《丛林中的守财奴》《森林中的老妇人》等。在童话的内容里,对森林美的描述更加细致。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孩子们森林的慈善和生命力,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孩子们对森林的热爱。


在德国,伟人们常被形容为朴实无奇的大树。194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德国作家赫尔曼·黑瑟曾这样写道:“树木是棵棵独立体,不同于那些这样或那样要避开自身弱点的隐居者,它们是个个孤寂的伟人,它们是贝多芬,是尼采。”


森林美学的奠基者冯·萨里施(V. Salisch, 1864-1920)1885年出版《森林美学》一书,1902年又出版《风景色彩学》。他要把浪漫诗人和画家描绘的森林美景变为现实。他指出,森林要像油画一样,其中的石块、小溪和粗壮的树木都应该是其“画上的点缀”;享受自然也应像享受艺术作品一样,对森林的造访应等价于对博物馆


三、我国应积极推进户外教育的发展


在今后我国生态文明教育中,应在借鉴国际先进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国情,积极推进户外教育的发展,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文明人才培养之路。


一是将户外教育纳入生态文明教育总体规划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不断推进,户外教育在世界许多发达国家得到空前重视。实践证明,户外教育有利于培养人们的生态保护意识,符合生态文明教育的发展规律,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未来生态文明教育发展的潮流。因此,我国要格外重视对户外教育的研究和推广,在研究总结的基础上制定户外教育发展规划和实施计划,并将其纳入生态文明教育的总体规划之中。用规划保障户外教育的科学发展。同时在组织机构、发展政策、科技支持、资金投入等方面要建立和完善配套措施,切实保障户外教育的健康有序发展。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国应加强对中小学生的户外教育,培养他们的生态文明综合素质。


二是加强各类户外教育基地建设


这是户外教育能否顺利开展的基础工作。户外教育基地,与传统的教学实习基地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相似的是都注重实践环节技能的培养。不同的是户外教育必须适应生态文明建设新形势的需要,更加突出和谐、绿色、持续、高效的特点,更加注重对学生的生态知识、生态道德、生态美学的培养。毫无疑问,课程性质不同,它所要求的户外基地的条件会各异。对于林业高等教育而言,依托现有的国家森林公园,再进行相应条件、设施的建设,提高科技含量,即可在短期内较好地满足户外教育的要求。如在森林公园中,建设植物园、温室、试验室、教室等,就可成为集公共游憩、教育、研究等为一体的综合园地。此外,也可将经过一定的森林植被恢复的城市工业遗弃地,屋顶绿化,生态建筑等纳入户外教育的范畴。


三是大力培养户外教育师资队伍和完善相应教学条件


户外教育作为生态文明教育的有效形式,它要求与之相适应的教师、教材、教具、教法等。尤其是对教师的要求,与传统的善长室内教学的教师有很大差异。善长户外教育的教师,应该对大自然有更广博、更深入的了解,具有更多的实际工作经验。同时,组织好每一堂户外教育课,选择好教学线路、教学对象,让每一位同学都能集中精力、学有所得,并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需要教师认真准备,付出更多的智慧和心血。


正如对生态文明教育我们还没有太多经验一样,户外教育我们也没有太多经验,这需要我们在未来的教育实践中不断地去做新的尝试,不断地去总结经验,以利于我们培养出一大批生态文明建设人才,为国家的生态文明建设做出更大贡献。



上一篇:户外教育与儿童环境心态的培养下一篇:营地教育 - 传统教育的必要补充
400-0144-319
中国户外教育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京ICP备050288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