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热线:400-0144-319

台湾教育 |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你的孩子长时间待在室内?

美国教改推动《儿童户外人权法案》,主张每个儿童有探索大自然的权利

虽然现在宅经济很流行,但年纪小小的宅男宅女长时间待在室内,就教育发展来说,绝非好事。

在美国,由于担忧现在的青少年和儿童大多都待在室内看电视、上网及玩电动游戏,造成身心发展出现问题,2008年由230个公私立组织所组成的芝加哥荒野联盟(The Chicago Wilderness)推出《儿童户外人权法案》,主张每个儿童都应该有机会爬上一棵树、接触青蛙和昆虫、发现荒野、观赏星空、探索生态社区等权利,鼓吹“让儿童走向户外”(Leave No Child Inside)。这项新兴的教育改革活动,获得各界人士广泛的支持。

比起欧美,台湾的孩子待在教室里上课的时数更长,而且下课后,许多孩子还得被迫走进另一个教室——补习班,一天下来,坐在室内的时间可能高达十小时。芝加哥荒野联盟在听证会上提出一项研究指出,“孩子不应该在教室内待超过四小时,否则心智会钝化。”

台湾政治大学教育系教授周祝瑛就牢记这样的论点。她规定小孩“天黑前不准回家”。放学回家后,小孩就到户外去玩,天黑后回家再做功课。周末假日一定带小孩出门。“我们家里没电视,小孩上网要限时限量,才艺课不喜欢可以不上,我希望他们有更多时间在课堂外探索学习,达到均衡的发展,”自己很喜欢运动,一身活力的周祝瑛说。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透过体验形成自己的学习

国际地球科学奥林匹亚竞赛金牌奖得主黄楷智,从小三就常跑科博馆

为了让儿童走向户外,美国教育界再度重视“体验教育”的方法。20世纪初,美国知名教育家杜威提倡“教育即生活,生活即教育”的体验式教学理论。他认为让孩子们亲身去看、去听、去闻,透过持续的体验,形成自己的学习体系,这比课堂内的学习更重要。

台中一中三年级的黄楷智,去年夺得国际地球科学奥林匹亚竞赛金牌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他就常跟着在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当志工的爸爸勤跑科博馆。馆内的科学中心有模型、仪器可以动手操作,自然学友之家有显微镜、近千件动植物标本可以观察。在这里他学会上网查资料,有问题也可以马上翻书找答案。他认为是科博馆开启他对科学的兴趣和研究能力。

台湾政治大学教育系教授周祝瑛表示,研究显示,孩子学习的记忆量,透过听讲只有5%~10%,浏览是20%;示范给孩子看,可提高到50%,让他们亲手做,更可达到70%~80%,做完后他们还可以教别人,记忆量就达到九成了。“中小学的学生尤其应该透过体验学习,从‘做中学’。可惜我们的教育离这种目标相当远,”她说。

当台湾的教育体系无法提供充分的体验教育时,“父母可以替代老师,透过亲子旅游,多带孩子到教室外体验学习,把学习的空间和时间拉大、拉长,”台湾师范大学公民教育与活动领导学系副教授蔡居泽表示。

对亲职专家游乾桂来说,“玩”是家中奉行的座右铭,“玩第一、读书第二、工作第三,再穷也要玩。”每年他们全家都有一次大旅行,外加三次小旅行以及平时无数次的玩乐。“童年是用来探索,不是用来苦读的。因为成年之后,孩子将发现,世界需要的是思考力、想像力与创造力,而非记忆力,”游乾桂以他成长的经验表示。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旅游也是才艺的一部分

有机会“玩”出孩子更多的能力,以及全家更紧密的关系

在旅行中,透过父母适当的引导,小孩可以探索自我的兴趣、能力,探索自己和自然生态、乡土文化的关系,也可以透过人际互动,探索亲子和团体之间的关系,培养更多生活实践的能力。

台湾东华大学运动与休闲学系副教授尚忆薇指出,在户外的环境里,儿童的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等五觉以及运动觉等感觉神经会变得比较敏锐,反应比较敏捷,身体协调度会增加,思考速度也会提升。

如:台湾一位曾当过幼稚园老师的母亲全家常去赏鸟,她发现儿子的眼力、听力以及观察力都比大人强。“在山上散步,一只鸟刷地飞过去,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国小五年级的儿子就看清楚样子,回家马上查图鉴了,”她说。有次到屏东的农场露营,在帐蓬里儿子一听到鸟叫,就知道是黄鹂鸟,马上叫醒睡眼惺忪的家人赶快赏鸟。

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多旅行”不仅让孩子的视野和心胸更开阔,也有助于课业的学习效果。

台湾田尾公路花园发展协会前总干事许再生,从小孩满月后,就带着孩子去旅行。他喜欢安排知性之旅,也会顾及孩子的喜好,连吃饭的餐厅都会当成景点仔细挑选。“旅游也是才艺的一部分,常到各地旅游,孩子的作文内容会比同学更丰富,逻辑也更好,”他说。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在共游中发现孩子的潜能

父母若愿意放手,会发现小孩的独立性和抗压性,超过他们想像

像台湾品家家居创办人蒋友常从小就常到故宫看展览,从观赏历代的古文物中培养出他对美学的喜好和素养,日后创业就朝着设计的方向出发。

周祝瑛从小常带孩子爬山、划船、溯溪、看萤火虫,她发现儿子很喜欢昆虫,也很爱护动物。儿子国小时就说以后要当地球昆虫的代言人。到国中时,就决定以后要当生物学家,保护他喜爱的生物。

在教室里捧着课本学环境保护、历史文化,都不如亲眼到现场体会来得深刻。

“对自己的乡土环境,小朋友要认识它、亲近它,受到感动后,才会爱护它、保护它,”经常带学生户外教学的台南市亿载国小教务主任林勇成说。

由台湾屏东县家长自发性组成的向日葵教育关怀协会,每年都会举办亲子共游,最近的系列活动是认识台湾族群。他们先到三地门,经由部落导览了解原住民文化。之后安排客家文化之旅,到六堆客家文化园区和高雄县美浓镇参观,看纸伞、客家服饰、美浓窑的制作,品尝福菜和板条。协会执行秘书苏宪英表示,让家长和小孩有机会共同学习不同族群的文化,认识乡土,才能培养孩子爱家乡的情怀。

一身结实、一脸古铜色,看起来很阳光的台湾体育大学户外领导研究中心主任谢智谋,有“冒险教授”的称号。他曾带亲子团上玉山、南横嘉明湖。国小四、五年级的小朋友自己用背的带上18公斤的物品。

为了不让父母过度保护小孩,父母和小孩是分两队走。“父母愿意放手的话,他们会很惊讶发现小孩的独立性和抗压性,超过他们想像,”谢智谋说。

户外活动的沿途,他会安排生态解说,也教小朋友在行动中落实环保。例如不可以躺在草地上,以免压死草;尽量不用卫生纸,用了就一定要带下山;途中看到垃圾要捡起来等。“只教小孩生态知识,他回学校后,可能自信更多,也可能变得更骄傲。如果能用引导式的解说,他们会有生态维护的概念,更懂得爱护大自然。”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学习面对困难与人际关系

在旅行中要和许多人互动,孩子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会进步,且亲子间话题多,感情也更好

带孩子走出学校围墙之外,接触更多不同的环境,可以培养孩子生活实践的能力。

美国许多研究显示,儿童如果经常参与户外活动,他们在合作、问题解决、决策、创意能力及自信心明显较高,学业成就、生涯发展及个人责任感也高于很少从事大自然活动的儿童。

拥有爽朗笑容和好口才的台北县明志国小老师江享玲,笑说家里的旅游经费从“五星级饭店”降到“满天星饭店”,全家还是到处露营,到处玩。除了加入荒野保护协会的炫蜂团,参与亲子生态活动外,江享玲和国小同事还自组露营队,带着孩子们上山下海。

江享玲从小女儿只有五岁时,就开始带着全家露营。他们泡过漂着鸡毛的野溪温泉,曾在大清早上南澳的渔船上抢鱼,晚上住过河床边,也住过临海的平台。

其中最难忘的一次,是到阿里山邹族的里佳部落露营,事前没料到那里偏僻到无法补充物资。他们第一天就在山上吃光了食物,江享玲现场指挥大家就地采摘野菜、水果,再向原住民买鸡,依原定计划在部落里撑过三天再打道回府。

每个团员都会被分配工作,年纪大的孩子要负责照顾小的,江享玲的大儿子彭裕荃为了安抚一群小朋友,发明了很多游戏。因为常在野外生活,彭裕荃很独立。

前年跨年夜,他骑脚踏车从泰山乡到淡水,和网友一起跨年,回家途中发现脚踏车坐垫坏了,他在无法坐的情况下,还是勉强骑到捷运站,设法回家。“面对困难时,他自己会想办法克服,”江享玲认为这是野外生活给孩子最好的训练。此外在旅行中要和许多人互动,江享玲认为孩子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进步很多,而且增进亲子间的话题。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旅行体验亲子情

当家庭成员互相支持的力量被凸显时,小孩子会懂得父母的爱

在日常生活中,亲子之间较难体会互信或互相支持的力量。但在旅行的艰难时刻,往往能患难中见真情。

游乾桂有次带国小二年级的儿子去溯溪,玩得超过时间,决定抄山路返家,没想到山路经过台风侵袭,柔肠寸断,必须手脚并用才能前进。在游乾桂摔了一跤后,平时常爬山的儿子安慰他说,“没有关系,慢慢来。我先走,安全了,你再过来!”

父子有几回几乎失足,彼此互相拉拔,总算安全回到家。回家后儿子惊惶失措地告诉妈妈:“今天太危险了,我还以为回不来了。” 游乾桂这才明白原来儿子是假装勇敢,他以为爸爸会怕,所以故意装成不怕,让他觉得很感动。

在台湾外展教育发展基金会举办的亲子营中,执行长廖炳煌也常在冒险活动中,见到这类亲子关系的转变。

例如,一起在高空做绳索训练的母子,儿子会鼓励妈妈不要害怕;平常很少谈话的父子一起划独木舟,为了让船前进,只好开始沟通。“当家庭成员互相支持的力量被凸显时,小孩子比较会懂得对父母感恩,也能促进亲子间亲密的关系,”廖炳煌表示。

和孩子一起做教室外的学生,玩出探索力

用玩乐启发孩子的未来

有丰富童年经验的人,更懂得应用知识,比较灵活,自然能在社会中生存得更好

当小孩都没有时间玩乐时,教育会发生怎样的后果。美国儿童专家Richard Louv在2005年出版《最后一个小孩在树林》(Last Child in the Woods)一书,获得教育界高度的重视。作者指出,小孩远离大自然的后果就是变得人际疏离、注意力不集中、畏缩、对生命无感觉。“因为看电脑、打电玩都是被动的学习,但到大自然里,是主动学习,大脑才会活化,”常在学校围墙外教学的谢智谋说。

回头想想台湾的小孩,“一天到晚坐在教室0.5坪的空间里,一坐12年,这种孩子会有创造力吗?”谢智谋很不以为然地说。

曾著书鼓吹用玩乐启发孩子智慧的游乾桂指出,许多成功者的成长背景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拥有一个丰富的童年,包括美国两位总统柯林顿和欧巴马都是如此。“有丰富童年经验的人,更懂得应用知识,也比较灵活,自然能在社会中生存得更好,”游乾桂表示。

带着孩子去“玩”吧,让他们拥有一个丰富的童年,得以探索出精采的未来!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加拿大:全社会重视户外教育
400-0144-319
中国户外教育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京ICP备05028823号-4